星河灿烂:他在禾下乘凉处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星河灿烂:他在禾下乘凉处

  来源:封面新闻

 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

  5月小满,候农秋至,湖南长沙,骊歌送别。

  这个日常里烟火翻腾的城市,在一夜之间变得沉静。从湘雅医院到杂交水稻中心,再到明阳山殡仪馆,已是鲜花成海,川流不息的悼念队伍里,肃穆悲伤的表情,让所有人都几乎化为同一个符号。


  这一刻,仅仅是“袁隆平”这三个字,就足以唤起人们心中最深沉的感激和共情。他是解“稻语”为苍生的科学家,一生的追求化在每个人每天的一粥一饭中;他热忱地爱着这个世界,游泳排球小提琴,打牌输了钻桌子,看着自己的照片被做成了表情包,老人家哈哈大笑。

  他普通如我们身边每一位宠溺后生的老人,但又真切拨动了时代的弦。他如同一条大河,身处其中的我们,乐于江流宛转,波光滟滟,和风容与。但当你退一步去认真审视他的成就时,方才惊觉,这条大河早已从时代中一路奔腾,两岸皆是稻花飘香,而那永不停歇的广阔和博大,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国士无双。

  —— 如今,星河灿烂,风吹稻菽千重浪,他就在禾下乘凉处。

  赤诚的“贪念”

  原本,这是袁隆平院士继续忙碌的一年。

  半年前,2020年11月2日,经过测产,在衡南县云集镇示范的第三代杂交晚稻亩产达到911.7公斤,加上此地测产的第二代杂交早稻亩产619.06公斤,周年亩产稻谷突破1500公斤,达到1530.76公斤。

  这是普通生态区双季稻的重大突破。在长沙视频连线测产现场的袁隆平,听到结果超出预期后,鼓着掌高兴道:“非常激动!非常满意!还要为国家粮食增产再作贡献!”

  在此基础上,他提出了“3000斤工程”设想,即2021年起在南方8省开展双季稻周年亩产3000斤目标攻关示范。此后,他如同往常一样,在十一二月,迁徙到海南继续为水稻育种工作操劳,直到次年春天。

  “我对产量有贪念。”袁隆平将这比喻为如同一个富翁有了百万家财还想千万,他到了700公斤亩产,就想要800斤、900斤……直到那个为世人所知的“禾下乘凉梦”。

  似乎,这也是所有的农学人都有的“贪念”,一个赤诚的“贪念”。

  对他们而言,就是这看似普通的稻子,见证着中国几千年来的农业文明。从河姆渡的谷仓到良渚的水田,从国徽上镶边的剪影到广袤大地上郁郁葱葱的拔节生长,稻子是生活、是希望,是文明的基石,有了它才有繁花似锦,人间烟火。

  在《袁隆平口述自传》中,他讲述了在大饥荒中途有饿殍的震撼,用不堪回首来形容饥饿难受的滋味。他见到人们饿极了什么都吃,草皮、树根,自己在梦里吃扣肉,为了填肚子,人们把饭蒸两次,有些还放苏打,让米饭像发馒头那样发很大,但吃了依旧很快就饿了。

  “面对全国粮食大规模减产,几乎人人吃不饱的局面,作为一名农业科技工作者我非常自责。本来我就有改造农村的志向,这时就更下了决心,一定要解决粮食增产问题!”选择让个人理想和时代需求相联,他一直跋涉在这条路上。

 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,袁隆平致力于杂交水稻技术的研究。70年代发现野生稻不育株,并且利用中国的制度优势组织全国大协作,1973年实现杂交水稻三系配套,1976年就在生产上大面积应用。

  此后,他并没有停下脚步,领衔研发的“超级稻”接连突破亩产700公斤、800公斤、900公斤、1000公斤和1100公斤的大关。到2020年,“超级稻”的双季亩产已经达到了1500公斤以上。

  如今,中国杂交水稻年种植面积已达2.4亿亩,仅每年增产的粮食就可以养活8000万人。中国用不到世界9%的耕地,养活了世界近1/5的人口,将饭碗牢牢地端在自己手中。

  “这与袁隆平院士的艰苦努力密不可分。” 5月24日,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,发言人赵立坚谈到,“他的逝世是中国和世界的巨大损失,他将永远为人们所缅怀和铭记。”

2013年8月19日,袁隆平在广西桂林市灌阳县查看水稻生长情况。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 2013年8月19日,袁隆平在广西桂林市灌阳县查看水稻生长情况。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  灿若群星

  在中国,围绕一颗稻子,群星璀璨。

  得知袁隆平院士去世后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福建省农科院水稻所专家谢华安连夜赶往湖南长沙,同样是在中国杂交水稻研究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专家,他形容自己是“站在巨人肩膀上成长起来的。”

  1980年,谢华安所培育的“汕优63”,由于抗病性强、产量高、米质优,并且具有广泛的适应性,迅速风靡,1986年首登全国杂交水稻播种面积排行榜首,1986年—2001年,“汕优63”一直是中国种植面积最大的水稻品种,单年最大种植面积超过1亿亩。

  在谢华安看来,如果没有袁隆平奠定的基础,也就不会有他团队的成功。他还记得,全国杂交水稻顾问组专家会议在福建召开,袁隆平见到谢华安时,第一句话就说:“老谢,你的‘汕优63’已经是全国种植面积最广的品种了,祝贺你!”

  让中国人的饭碗端在自己的手中,这是几代人的努力。

  在西南地区,周开达院士已去世8年。他所培育的杂交水稻并不是由袁隆平院士开创的“野败系”,而是另辟蹊径的冈型不育杂交水稻,这也就是目前西南地区种植的主要杂交水稻类型,他的坚持,证明了我国杂交水稻研究绝不是一枝独秀,而是百花争艳。

  视线向北,2005年去世的杨守仁教授,生前一直坚持培育适合北方粳稻区的杂交水稻,被称为中国超级稻之父,他研究的超级稻亩产在当时达到800公斤以上,老先生热爱自己的事业,到90岁高龄时,谈起水稻,仍精神振奋。

  还有朱英国院士,种了50年水稻,一生心系国家粮食安全的“泥腿子院士”,直到去世前的最后一个晚上,病床上的他还在辅导学生。其培育的“红莲型”杂交水稻,不但使中国的杂交水稻育种从品种间杂交向亚种间杂交等领域拓展,从遗传多样性上讲,“红莲型”更起到了隔离带和防火墙的作用。

  截至2020年,经农业农村部确认的超级稻品种共有133个。

  对于袁隆平而言,他的跋涉还在继续,等到杂交水稻亩产量突破1000公斤后,他开始把重点转向海水稻,2019年的博鳌论坛上,他与总理李克强会面,想谈论的主要内容也是海水稻,这种水稻可以适应盐分较大的土壤,生长在盐碱地上,一旦海水稻能够推广,粮食产量又将大大增加。

  2004年,袁隆平获得世界粮食奖,颁奖委员会如此说,“袁教授被公认为是第一个发现如何实现水稻杂种优势的人,……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不可能开发杂交品种。袁的工作推翻了这一假设。”

  —— 他的故事正在讲述。

20世纪90年代末,袁隆平在观察两系法杂交晚稻的生长情况(资料照片 来源新华社)。
 20世纪90年代末,袁隆平在观察两系法杂交晚稻的生长情况(资料照片 来源新华社)。

  稻菽千重浪

  立德立言,无问西东。总有人,一生如此,老而弥坚。

  想要做一粒种子的袁隆平离开了,但是他留下了很多种子,去继续完成“禾下乘凉梦。”

  在他的母校西南大学,由他设立的袁隆平奖助学金已经评选到了第五年,旨在奖励农业学科相关联的品学兼优的学生,鼓励学生“为我国的农业事业做出贡献。”

  在网络平台上,名为“我们接棒”的话题下,参与讨论的达到数十万人。在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,袁隆平团队的成员,翻看着一张纸曾经的照片,想起的是老师生前“电脑里种不出杂交水稻,要到田里才能种出稻子”的口头禅,还有确定了目标后“九头牛都拉不回来”的坚持,还有“禾下乘凉”、“超级水稻覆盖全球”的目标……

  世上无处是孤岛。向全世界慷慨分享杂交水稻技术,也是中国所一直秉持的开发和负责任的态度。

  1979年,中方首次对外提供了杂交水稻种子。40年后,中国杂交水稻已在亚洲、非洲、美洲的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推广种植,年种植面积达800万公顷。

  40年间,袁隆平院士和他的研究人员还先后赴印度、巴基斯坦、越南、缅甸、孟加拉国、斯里兰卡、马达加斯加、美国等国为水稻研究人员提供建议和咨询,并通过国际培训班为80多个发展中国家,培训超过1.4万名杂交水稻专业技术人才,为解决世界饥饿和贫困问题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
  毫无疑问,中国水稻,引领世界。

  2017年,国家科技奖3项授予“水稻科学家”,其中,袁隆平团队的探索使水稻种植在产量上大幅提高、地域上大为拓展;李家洋团队完成的应用于水稻高产优质分子育种,为突破水稻的产量瓶颈,提供新的思路和有价值的基因资源;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佳木斯水稻研究所潘国君团队,历经20多年研究,创新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寒地早粳稻“龙粳”系列,解决寒地早粳稻品种难创高产和稳产问题。

  专注、从容、坚定、热爱,这些美好词汇更加平凡的模样,就这样被一代代的农业人用人生书写呈现。朴实、乐观、坚定、勤劳,袁隆平的形象,也由他自己一点点构建起来。

  面对这样的他,最好的告别,是不会遗忘。因为这些“记住”,能让日历上最平常的数字,变成岁月厚重的注脚。记住这位老人为国为民的立志、筚路蓝缕的坚持、永远热爱的天真;更让这样的铭记和怀念,成为每个人走向未来的光。

  在众多的缅怀留言中,有人说道,“爷爷就该活成一个神仙,天天开着他的小小车,穿梭在田间,管他一百年还是两百年,带着他的小猫,守着他的田。”

  —— 须知,禾下乘凉,禾已五尺。不久之后,必定参天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来源:新浪网